返回列表 发帖

那随时间飞走的天使

我旁边的女孩又哭了,我呆呆的坐着,静静的看着她,她也就那么静静地哭。猛地,我的心头仿佛被那么一揪,思绪回到了那天。
初夏,天气却异常的清凉,芭蕉叶在风中摇啊摇。你不知为何哭了起来,事后我才知道是和男朋友分手了。我就纳闷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分手吗?当然,那时的我只是个懵懂的少年。我记得当时我被吓得手足无措,不停地劝你说了一些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之类的话。现在想想,还真是幼稚。你无动于衷,许久,你大概终于再也忍受不了我的纠缠。你别管我!带着哭腔冲我喊道。
那一刻,我怔住了。那是第一次有女孩冲我发火,我傻傻的望着你。你一边哭,一边看着我,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了好久......你怎么不说了?不是你不让我说了的么?你......我怎么了,你没事吧?猛地你趴在我肩膀上放声大哭起来他凭什么甩我,记得你当时一直在念叨这句话。那一天你哭的真的好伤心,我的衣服全都湿了。
从此,我和你就慢慢熟悉了,你说你叫情儿。PS:我知道如果写出你的真实名字,你肯定不愿意,索性就叫情儿吧。那是的我是一个外表天真,带点傻的大男孩。但没人知道,我心里有份不想提起的往事,让我对所有的女孩有了一丝淡淡的抵触。
周日的傍晚,我正听着歌,疾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你们想干什么!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又是你。你也马上看到了我,冲喊道:许浩冰,他们耍流氓,救救我!小子。别多管闲事,走你的路。貌似为首的一个人冲我恶狠狠的事。我低头沉思到底帮不帮忙,想到还有事。算了,还是走吧。各位大哥,我先走了,您忙您的。这是,我看到你眼中那噙满泪水的双眼,我的心像被什么揪了一下。不过,我和她是同学,不帮忙说不过去吧。我话锋陡然一转。
那这是你自找的了。那男子透漏出一丝不屑。说罢,一个拳头便朝我袭来。我连忙侧过身子,堪堪躲过一击。回手鞭打向那男子的手腕,要知道手腕很容易受伤,不出所料,他的手如同遭受了重击,不敢动弹。都他妈愣着干嘛,上啊。傍边白癜风的遗传问题是不是很多啊的两个人也跟着走了过来。
之后便是一片混战,结果没有小说那么美好,我被在地上。叫你小子多管闲事,还拽不,小爷今天打不死你。这时,我的指尖触摸到一块石头,便不由分说的向压在我身上的人拍去。啊!一声喊声在我耳畔响起,在我身上的人也躺了下去,抱住血流不止的头。快走!这小子拼命了。那两个人架起受伤的那人快速离去。
我擦擦嘴角渗出的鲜血,慢慢的走到你的身边。你仿佛被吓呆掉了,两只眼睛中充满了惊恐。对不起,对不起。你不停的向我道歉,两行眼泪缓缓流下。没事,我先回有哪些汤剂和膏方治疗白癜[url=http://www.bdfyy999.com/]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风[/url]家了,你也别再外边闲逛了,可不是每次都有人帮忙的。。。。。。我摆摆手,缓缓走去。依晰记得,那天夜空的星星很亮,很亮。第二天早上,你一脸歉意的望向我。
对不起,我也是刚认识他们,他们约我出去玩儿,于是我就出去了,没想到他们是这种人。算了,没事,以后小心点就好了。丝丝疼痛从浮肿的左半边脸上传来,我继续写我的功课,你望向我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一种其他的东西。自从那次以后,我逐渐了解了你。你叫情儿,是个看起来酷酷的女孩,但实际上很容易受伤。你和我说,其实和我坐一起,你很不乐意,因为我不爱说话,总是闷着。我听了瞬间就无语了......记得你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就是纯白色的那种,我也觉得你穿白色好看,和个仙女似的。我还给你买了个白色的连衣裙,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上课时,我总是喜欢静静地看着你,那是世上最惬意的事。那段时间,我的成绩因此下滑了一大截,老师为此还找过我。你不怎么爱说话(貌似只是对我而言),但你好像又很活泼,让着我着实摸不透你。你喜欢笑,我一逗你,就乐得不行。
冬天的时候,你说你手冷,就不知从哪拿出来一块鹅卵石,让我把石头捂热,你再抓住石头传递温度,慢慢的变暖。当时的确是一个好办法,可后来石头碎了,其实是我故意摔碎了(希望她看不到),我这样我就能握住你的手,你的手很滑,很舒服,如玉如绸。时光过得太快,我曾试图抓住,但还是从我的指间溜走。在这三年的日子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们有过争吵,但更多的是笑语。我变得不在沉闷,遮蔽我心底多年的寒冰,被你温暖,渐渐消融。
此时此刻,我多么想把我们的往事记录下来,作为我对这份爱永远的纪念。但,我无法用笔去一一诉说,值得悄悄埋在心底。你曾说过我是你最后的依靠,我说你是我守护的天使,而此刻你我已经分离,也断了音信。让我守护的那个天使,你如今又在哪里。         





 (散文编辑:江南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