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银行主管玩赌博机半年输117万

10月8日,南京一家银行的部门主管李先生(化名)向龙虎网求助,自称在南京虎啸花园附近一个游戏机室玩赌博机,从今年3月到9月共输了117万元。这些钱很多是他向下属借来的,现在光是银行的利息,每月都超过万元,他已无力偿还。
《扬子晚报》报道,目前,警方已经展开调查,但一个尴尬的事实却浮出水面:从2010年开始,警方先后3次发现有人在游戏机室里用赌博机赌博,并进行了罚款,但吊销执照只能是文化主管部门来干。
赌客自述
透支信用卡赌博,半年输117万
因为平时关系比较好,我说我最近手头紧需要借钱,他们(单位下属)也不好意思不借给我,但是他们不知道我拿这些钱是去玩赌博机。
10月8日下午,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上了求助的李先生。
李先生说,自己在南京一家银行工作已5年,现在是一名销售主管,每月固定工资有5000元左右,本来衣食无忧。大约在今年3月份,他在一位朋友的带领下,到南京虎啸花园附近一家小游戏机室去玩,当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李先生说,这家游戏机室地方不大,只有四五十平方米,自己玩的是种名叫“西游争霸”的联机赌博机。这种赌博机由8台机器联机组成,同时参与的玩家多。虽然是1块钱1分,但是一把下来,每位玩家的输赢一般都在千元左右。
据李先生回忆,他第一次去玩就输了钱,之后就抱着捞本的心态,几乎每天下了班就去这家游戏机室,一玩就是通宵,短短半年时间,就在里面输了117万。
输钱之后,李先生就疯狂办理各家银行的信用卡来透支,他还向八九位下属借了信用卡,“因为平时关系比较好,我说我最近手头紧需要借钱,他们也不好意思不借给我,但是他们不知道我拿这些钱是去玩赌博机。”
除此之外,李先生说他还办了15万的贷款,现在每个月光是利息就要给1万多元,这些债务他已无力偿还,整夜整夜睡不着。
欲要回17万被拒,自称“想拼命”
我知道自己错了,希望能和游戏机室老板协商,看看是否能返还点钱给我,给条活路。(遭拒后)内心悔恨,现在都无路可走了,我想跟他们拼命。
“真想一走了之,我没用勇气告诉我的家人,怕他们接受不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翻身,希望能和游戏机室老板协商,看看是否能返还点钱给我,给条活路。”
李先生说,他曾和游戏机室老板谈过,希望对方能把输的零头17万元退还,但老板不愿意,只愿意退还两三万元。
李先生说,自己来自农村,父母用血汗钱在南京帮他买了一套房准备结婚用,实在没办法只有卖掉这套房子去还债。他说,自己知道玩赌博机是不对的,输那么多钱也是自己的责任,但经营赌博机的老板也违法,他希望警方能够依法查处。
按李先生的说法,前段时间他每天都报警,说虎啸花园这边有游戏厅经营赌博机,有人在里面输了一百多万,南京鼓楼GA分局宁海路派出所也曾出警。
10月8日晚,李先生给扬子晚报记者发来短信说:“内心悔恨,现在都无路可走了,银行的利息让我无法偿还,我想跟他们拼命。”记者反覆劝说他不要做过激的事情,更不要想不开。他之后表示,用性命担保,反映的情况都是真实的。
在李先生提供给记者的一段录音中,有他和游戏机室一位负责人就退款的事情展开交涉的对话。录音中,对方并没有对李先生输钱的具体金额提出异议,但表示“大老板”认为李先生要求退款17万是“狮子大开口”。
扬子调查
到底有无猫腻?
警方突袭3次没发现有人参赌
10月8日晚,扬子晚报记者和南京鼓楼警方取得联系。宁海路派出所的负责人很重视,希望记者能够联系李先生,10月9日上午一起到派出所来。
10月9日上午,李先生和记者如约来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专门安排民警给李先生做正式笔录,把他反映的情况用具有法律效力的笔录固定下来。
派出所教导员告诉记者,其实李先生在向媒体反映此事前,也给派出所写过一封信,诉说同样的问题。对于他反映的游戏机室,警方最近先后3次进行“突然袭击”式的检查,但均未发现有人参与赌博。
这段时间,该游戏机室一般都是大门紧闭,但警方接下来还会进行突击检查,对案件进行侦办。一旦发现有人在里面赌博,涉赌金额达到5万元以上的,就要以“开设赌场罪”追究游戏机室老板的刑事责任。
真有那么乾净?
游戏机室曾涉赌派出所罚过3次款
宁海路派出所所长向扬子晚报记者介绍说,这家游戏机室此前确有涉赌记录。
从2010年开始,派出所曾先后3次查处发现有人在里面利用赌博机进行赌博,由于金额未达到法律规定,对这家游戏机室老板,警方也都是依法进行罚款,金额按照法律规定的范围从严处罚,每次罚款2万元。
不过警方表示,这家游戏机室持有文化部门颁发的合法证照,即使违法,他们也没有权力吊销老板的执照,只能勒令其整改。
宁海路派出所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经查,李先生此前曾有多次涉赌记录,其中有一次也是在虎啸花园这家游戏机室。
再调查
明明涉赌,为何不早关游戏机室
警方只能勒令整改,文化部门才有权吊销证照
目前虽然案情不明,李先生是否在那家游戏机室输了那么多钱也不能确定,但这家游戏机室明明此前3次因涉赌被处罚,为何不能直接吊销证照,让它关门呢?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游戏机室主管部门是文化部门,发证也是文化部门,证照上的经营许可范围是正规游戏机,经营中,老板往往因为正规机利润太薄,多数都会“超范围”添加赌博机。文化部门对此也有稽查部门可以管理,但人手少、力量薄弱,真正的查处单位往往是警方。
这样问题就来了,警方以“赌博”查处游戏机室,可以对老板进行罚款、勒令整改,但吊销执照只能是文化主管部门。依据规定,如果有证照的游戏机室从事赌博机“造成严重后果”的,文化部门是可以依法吊销执照的。
不过,究竟什么样的结果是“造成严重后果”,目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警方在查处过程中,有时会视涉案情节轻重,给文化部门出具一份吊销执照的司法建议。但这样的建议并不具备强制效力。
这位赌客到底有没有输117万
警方称还不确定,还需要找到证据来证明
宁海路派出所负责人介绍,李先生曾报警说,自己在游戏机室玩赌博机,输了没钱了,又没带银行卡,就叫人把1.5万元钱打到了在游戏机室刚刚认识的一个人的卡上,但是现在这个人找不到了。
派出所方面表示,这样有些“荒唐”的警情让警方感觉不可思议,也无从查证。所以这次李先生反映在该游戏机室输了117万,究竟是不是这么多钱也不能确定,还需要通过调查,找到相应证据来证明。
游戏机室老板坐牢也要不回钱
警方:赌博本身就是非法的,只能“侧面”帮助
警方表示,如果找到证据证明李先生确曾在该游戏机室赌博输款,只要赌资是在5万元以上的,那么追究游戏机室老板的刑责是肯定的。但是李先生本人可能也要因为参与赌博被处理,至少是治安处罚。
“输钱”背后,可能还涉及到一些其他的“案情”。比如,李先生输的这些钱是透支银行卡,恶意透支还要承担相应责任。
最关键的是,赌博本身是非法的,因此输的钱赢的钱都不受法律保护。即便是店老板触犯刑法坐了牢,法院也不会把李先生已经输掉的钱退还给他。所以,现在警方也没有权力叫游戏机室老板退钱给李先生。只能依靠严格执法,积极办案来从“侧面”帮助李先生。
民警也希望,李先生能够通过这次惨痛的教训,幡然醒悟,不要再赌了。同时,也希望李先生的单位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开除他,应该给这个年轻人悔过自新的机会。毕竟,这个小夥子能够依靠自己5年的打拼做到部门主管,至少说明工作能力还是有的。

运气不好的时候如果可以果断的停手就是对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