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Sheldon Adelson 撰文反对线上博彩

Sheldon Adelson近来在Las Vegas Review-Journal上发布了一个专栏文章,称其有很多理由反对线上博彩。他抱怨RJ 记者Howard Stuts在写作一份批评Adelson反线上博彩的文章中“攻击了发信人”,“当你指导有人在攻击发件人时,通常是因为他们无法反驳这些信息”Adelson如此写道。暂且不论他本人,让我们先看看消息吧。
Sheldon写道:“事实是们我并非唯一一个反对线上博彩的人。虽然大多数美国人都对在线娱乐城博彩情有独钟,但近来的调查显示有70%的人反对线上博彩。”
Adelson显然侮辱了他读者的智商,一开始他就用这种论调来吓唬读者,只要看到他的调查就可以发现,Adelson的引用只注意到了两个事情,首先,是Adelson的公司,Las Vegas Sands Corporation进行了调查,并得出了70%这一数字,其次,这一调查仅在4个州进行,而非全国范围;尽管70%这一数字是准确的,只有那些江湖赤脚医生们才会表示4个州得出的数字适用于全国的50个州。
小贴士:当你开始撰文谈论事实,又快速误导读者的时候,最好确定你所确立的计划没有什么纰漏。
Sheldon写道:“我们的公司市场资本等同或高出屈居于后额所有竞争者总和……此外,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获利是非赌场获利来源的2倍。我们在拉斯维加斯主要市场主要面向高端客户,他们才不会在互联网上进行赌博。因此我们在经济动机方面,就线上博彩做些什么。”
在这里,Adelson的文章又一次撒了谎。他可能没有参与线上博彩的资本入股,但他腆着脸说没有经济动机这就有些荒谬了。拉斯维加斯金沙如果能避免小竞争者进入他所放弃的市场,那么绝对可以大大盈利。
Shelson写道:“对于线上博彩的争论完全站不住脚,并且“合并”包含了两家博彩公司,一家是人们对其不甚了然的扑克玩家组织,州政府正迫切寻求税收来源。这就是我为什么叫将其称作意志的合并。”
赞同线上博彩的合并可能比较小,但这里并没有超出意愿之外的合并项目。唯一积极反对线上博彩的人就是那些反对博彩及Shelson Adelson的原教旨主义簇拥。实际上没什么人有强烈的意见——更要说,近来调查中唯一意见最大的就是33%的人没有意见。对于Adelson暗示其支持攻击反对者营地的支持,是一种恐怖的误导。
Shelson写道:“支持者表示,技术有效的监管了线上博彩,以挡住那些少数上瘾的赌棍,xiqian者及有组织犯罪者投靠。但技术并不能阻止无法无天的国外网站瞄准这些人。同样的,技术也可以为线上博彩的拥护者服务,但并不对我们这些反对它的人服务。”
他要么是不知道,要么就是故意装不知道——阻止国外运营商接触国内客户从来就不是一项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法律问题。联邦政府及州政府可以使用法律防止美国公司向那些有问题的赌客、少数或任何其他收到法律限制的人服务,并且这些公司没有什么实际的办法能够绕开这些限制。如果联邦或州能限制国外的运营商,那就不得了了,也即美国互联网接入被一个有着80岁、身价数十亿的神经病富翁所限制。
Sheldon写道:“但要接受我们任何一家娱乐城的经验,你需要做出一系列真刀真枪的选择。你首先要打扮停当,然后还要走出家门,不论外面是否风雨交加。你需要和其他人打照面,包括娱乐城的员工,你需要真正购买筹码,并且还需要在赌桌或者老虎机那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在这里,Adeson的文章看起来是想给那些希望拾点牙慧的客户一点阻碍。
Shelson写道:“此外,我确然相信它会给陆地娱乐城带来负面影响,特别是那些地方的小赌场。这个现实已经在欧洲显现,他们越想在互联网上成功,那么对于陆地的娱乐城的负面影响就越大。任何人寄希望于陆地娱乐城不会受伤只能是痴心妄想。”
Adelson又一次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现实。他所说的线上博彩会伤害现实中的娱乐城的调查中,唯一受伤的案例是自己的公司。因为Sheldon Adelson进行了一次调查并不能说明他所说的是错的。但是,他引用自己的调查,未能引用其他的案列,并不能给自己的观点增加说服力,除非你的文章“在我引用研究的时候没必要那么严肃”。
除此之外,他已经让人颇感疲劳的不诚实,Adelson最最忽略的,就是线上博彩早就已经成为现实娱乐城经验的辅助手段,而非替代。实际上,除开少数功利主义者的案例之外,新兴技术无法提到旧有的技术,人们依然在vinyl上听音乐,在电影院看电影,在当地的店铺里订披萨,甚至通过MP3,通过Netflix,还会购买冷冻披萨。所有Adelson提供的娱乐就在于他那么多奢华酒店是家中无法享受到的。人们想要在互联网上博彩而非娱乐城,只是因为他们从来不会为触手可及的东西花费遥远的路程,更因为他们不喜欢娱乐城,或者因为他们住得太远,因此才会形成能这样一个习惯。
Sheldon写道:“我们在Las Vegas Sands是走运的一群人,能够经营这样一家大公司,这是在博彩,酒店史上的一大幸事,我已经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25年,总共在6家公司呆过。因此我有经验,也有知识,去接受潜在的机会,并确认对我的公司,整个行业好坏与否。”
翻译一下:“我就是一个大恶霸,我比你年长,所以我说了算。此外,我先知先觉的商业头脑完全可以替代公司使用新技术。”
在这981个词的文章中,字里行间Adelson唯一希望能够对他的读者洗脑,那些合理反对线上博彩只用文章标题就行了。任何人想要从中找点真材实料,而不用忍受他那行文的痛苦,最好能够看看今年夏天彭博社电视台采访他的内容。“我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他向采访人表示。“他们对电视上的一切都无法自拔。”他无法控制自己儿子的冲动,却想控制别人如何娱乐。毫无疑问,他向大众兜售糖果一般的所谓的放弃治疗的误导与洗脑并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

线上博彩的洪流不是他反对就能阻挡的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