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扑克 Disrupting the flow of a hand 打乱牌的流势

打乱牌的流势就是你做一些和对手期望正相反的事情。这通常会引起他们对自己手里牌的强度的反应。打乱牌的流势会达到很多不多的事情。但是最终它会使你的对手迷惑。所有如果你认为在特殊情况下必须迷惑你的对手的话,那么就打乱牌的流势吧。



牌的正常流势



不要考虑特殊的牌,就考虑一副普通牌的规则流势。我们假设有玩家A、B、C按顺序一次坐开。开牌时,玩家A、B验牌,玩家C下注。玩家A、B随之叫牌。轮到时,A、B再次验牌。C通常再次下注。一个或两个可能叫牌。在底线处,玩家A和/或B再次验牌,玩家C要么摊牌,要么最后一次下注。



打乱牌的流势



打乱牌的流势会很有效的以某种方式干扰上面那个出牌过程。我们假设你时玩家A,假设你验牌-叫价或者在C下注后轮到时下注。你会打乱牌的原本流势。你的玩牌方式会影响B、C。警告:这个“武器”你必须谨慎使用。如果你经常使用,它就会失去应有的效应。保留到迷惑或吓唬对手对你有益处的时候再用。



范例一



这是我上个赛季我玩的游戏,它着实发挥了威胁的力量。在开牌之前,一个敏锐但有点松散的玩家叫了牌,第三个玩家叫价。这第三个玩家相当的保守,当他在开牌前叫价时,他通常都有很好的开手牌。再有,他玩游戏的方法非常典型。我用8-7叫大注,我们俩之间那个松散玩家叫牌。开牌出现Q-5-6,我验牌,松散玩家验牌,第三个玩家下注(正如期望的那样)。我叫牌,那个松散玩家也叫了牌(或多或少的如期望的那样)。轮到时,一张8出现。我直接下注(不期望这样)。



我现在已经完全打乱了手里的牌。松散玩家停下来,之后扣牌。第三个玩家看看手里的牌,之后相当迅速的叫牌(表明他可能会在底线处向我叫牌)。在底线处,一张2出现,我验牌。他看起来很困惑,也验牌。我出示了手里的一对8,他放处A-Q,结果赢了赌注。



当我输了赌注的同时,我也通过打乱牌的流势而挽救了我的钱。因为我可能在轮到和底线处用手里的牌向他叫注了。这就意味着我会叫到两张令我难过的牌。在轮到时给了他一个不被期待的投注来迷惑他,我在底线处挽救了一笔赌金。但是,如果我得到其中一张outs,我肯定会下注,他也肯定会叫牌。这就意味着在轮到时打乱手中的牌,我要么有潜力会赢,要么如果我抽牌了可能会引出一笔而外的赌注。结果,很可能我不会在一手赢的river上付钱。



从对手的角度



首先,让我们从松散玩家的角度看看这手牌。



当我在轮到时下注的时候,松散玩家陷入困境。他知道我们中的一个有一对Queen或者更好的牌。再有,如果他用比较弱的牌叫的话,第三个玩家之后会叫牌。除非他有大牌,要么他很可能会扣牌。



看到他扣牌我很高兴。如果轮到我时我在前位,这个松散玩家有J-6,我也希望他扣牌。如果第三个玩家有AK,当一张Jack或者6在底线处出现时,我就不想失去赢那个松散玩家投注的机会。把他弄出局,我已经增加了自己手里牌的安全系数。(如果我在轮到时有最好的牌)



尽管我没有在第三个玩家之前(这就时这手牌的问题),我的outs是4、7、8或9。如果这个松散玩家有4、7、8或9,他会在某种程度上减少我的outs。例如,如果他有一张9,之后在底线处出现7,这样会让他凑成同花顺,让我凑成一个对儿。那么当我会打A-Q的时候,我会失败。因为我更喜欢在我在后位时我能有每一个out。我要让他扣牌,把所有的out都给我。当我打乱了牌的流势的时候,我达到了目的(使他扣了牌)。



现在让我们从第三个玩家的角度看看这手牌



他有A-Q,在开牌前叫价。对于两个叫牌者,他有优势。那么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很妙。开牌出现Q-5-6。太完美了。在两个人验牌之后,他很舒服的下注,两个对手都叫牌。他现在已经把这手牌剩下的那部分亮出来了。他将会在轮到时下注,之后是底线,然后赢得很棒的赌注。这是个不可避免的结局。现在,由于沾沾自喜,他已经有点放松警惕了。



轮到是一张8出现,从他的角度似乎并无大碍。突然,我开始下注。这第三个玩家不能把我控制住了,因为他有AQ在手。他现在很迷惑,因为他认为他这手牌无疑会是胜利的。我会得到一个组吗?我会得到一个同花顺吗?我会得到一个对儿吗?我在flop之前 slow play pocket Kings了吗?我已经打乱牌的流势,他完全输了。他所能想的是我会被击败。所以他叫牌,企图在底线处把我叫下马。当一张不相关的牌出现在底线处时,我向他验牌。这看起来是一次我企图的有潜力的验牌-叫牌,所以他在我之后也验牌。



范例二



当你想得到免费牌而且在前位的时候,这个战术也是奏效的。它可能是一个把戏的前序。假设在小投注中,我有Qd-Jd。中位玩家叫价,后位上的两个玩家叫牌。我也叫牌。开牌出现Kd-9s-3d。我有了以个gut shot和一个5张同花顺。更不必说可能得到一张Jack或一张Queen会助我赢得赌注了。



现在我会向中位开牌前的叫价者验牌。他通常会下注。在他后面的一些叫牌过后,我验牌-叫价。对我的对手来说这很值得怀疑,他们不能估摸处我有什么牌,他们只会认为我有好牌。他们没有把我放在draw上 因为在前位上验牌-叫价是一个不太惯常的举动。



如果一个5张同花顺在轮到时出现,这些玩家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我有同花顺,更倾向于向我付钱。打乱正常牌的流势把我的对手弄蒙了,他们不知道我的牌是啥了。当我的牌改进变成了一个同欢顺的时候,我的牌都很隐蔽因为之前不正常的举动。对我来说这总是很有益处的,能助我赢得更多的赌注。



更进一步说,如果轮到时没有改进我的牌,之后我验牌,我的对手会非常不情愿的向我下注,因为我验牌-叫价。他们被弄迷糊了,不想被傻乎乎的验牌-叫价两次。这次为我赢得了一张免费牌。



怎样都好,它为我们展开了一扇唬人的门。如果下一张牌是另一张King,我会下注,很多人会怀疑我至少有trips,如果他们不能够击败的话,他们会随后扣牌。因为我在前位验牌-叫价,很少有玩家会唬得了我。



最后,我想再说一遍,这个战术要谨慎的使用。它被认为是有点耍花招了,当你的对手盘算出你在做什么的话,那么你永远也别想成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