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麻将 麻将理牌的实例剖析

①没有听张希望的牌姿:



例1:中、白、发、东、南,l、2、6、9筒,6、8条,8、9万。



显然,这铺牌里有5个单张字牌和3张老头牌(么九头),无法形成九种么九牌的倒牌。这种牌,可说是相当恶劣的手牌了。尽管其中尚有3组可构成面子牌张,但毕竟是机遇不佳的边搭l、2筒和8、9万与嵌搭6、8条。根据牌谱中所谓“起首三张单风箭,兵牌必难求听和”之训,这种牌即使每巡进张,也是距听张食和相当遥远的,大可不必认真组牌,势必作好不和的思想准备。



所以在舍牌时,应视海牌而定,客风轻易不能抛出,三无牌也需慎重,否则将会加大别家的番和。待到别家打出之后,再追打熟张不迟,首先舍出的当然是老头牌了。



在这种恶劣牌势的情况下,除追打熟张牌外,应留神对手中的某一家,估计和牌平平,即可尽量供牌,促其早成早和,少失番分。



例2:中、发、东、北,2、5、9、9条,4、5、9筒,2、4万。



这种牌势虽胜于上例,风箭少了一张,对子、搭子加嵌搭,单张中张牌5条两头尚有牌张,联络价值更大,但是距离听张仍然差得很远。如强行奢望和牌,必失大误。



例3:发发、西、白,1、5、9筒,1、2、4、8条,4、5万。



四张字牌之内,只有绿发对子为一要素。虽然1、2、4条为复合面子,但待牌只有3条一种,决非有利形势。4、5万与中张牌5筒给整个牌铺带来一线希望,惟独缺少麻将头。



倘若依靠模入一张将头牌的话,至少也须换5到6次以上,这么遥远的行程,恐怕不及来张时,早已败北。故而战略上与例2相同,照例1打法,多是有益无损的。



②接近听牌的“未知数”:



例4:中中、白,1、4、5、8筒,3、6条,1、2、7、9万。



此例的红中对子系一要素,加上4、5筒子,1、2万边搭以及7、9万嵌搭,合为面子牌的4个要素。倘若3与6条中的一张牌与摸进的任何一张中张条子再组成一个面子的话,即有了5个要素,从而具备了听牌资格。



牌谱中有句话:“副副求和,败可立见”,说明求和心切者,往往极易他人放铳。因此,每当使用本例牌促成叫听之后,必须居安思危,不要抱太大希望。待你手牌理顺之际,殊不知别人已早“磨刀霍霍”,准备食和了。



例5:东、南南、西,1、2、3、6筒,2、3条,1、7、9万。



这里已有现成的4个要素,即门风对子一组,123筒一副,2、3条搭子与7、9万嵌搭,当然如能摸进一张与中张6筒相联络的牌,牌面即可重现生机了。



对于上述要素,一旦吃碰形成面子牌朋组时,就须在理牌时小心斟酌了。虽说单张的东、南两风属客风牌,本可舍弃。但是,对于本例实战情况来看,有时留下一张风牌(自然是“海”内尸牌未见或只见一张的),作单钓叫牌,对和牌极为有利。



例6:白白、南,1、2条,3、4万,1、222、6、8筒。



乍看,这副牌比较整洁,有白板一对,1、2条边搭,2、4万嵌搭,6、8筒嵌搭,以及1、222筒的复合面子共5个要素。但是,这种牌的潜在性危机极大,无论边搭、嵌搭与复合面子,可待牌全部是3与7的尖张牌,这些尖张牌对于高手而言,极难舍出,单纯依靠吃进组成朋组的机会是极少,尚余的一半机会只能靠自己摸进了。假如平均每摸3手可得一张的话,起码也需12巡摸牌才行。



例7:东、西,1、2、3、77万,2、5、8条,3、7、9筒



这副牌反而比上例牌有利。尽管单张牌较多,但极易得手上张,这是老麻将们坚信不移的。字牌虽有两张,且为客风牌,即便打出也无大碍。这里,7万对子为将头,123万一副,7、9筒为嵌搭,虽说只有3个要素,但上张极快。其中万子与筒子任意进牌,都能组成复合面子,决不成荡张。



对条子来说,首先应打掉中张5条(这是许多人所不愿的),从战术上看,舍出5条后,尚有2与8条两张,除摸进倒运的5条外,无论进什麽张了,都能组成一对要素,这是高手们非常明白的。



所以说,倘若打的顺的话,最快只需5手(摸5次牌)便可叫听了。



③具有成和把握的牌姿:



例8:东东,2、7、8筒,3、5、7、8条,1、3、4、6万。



这副牌本身已经有5组要素,除单张牌为2筒外,可将复合面子中的1、6万视为单张牌对待。首先,舍牌是2筒无疑了。万一上张牌出现嵌2万或嵌5万时,就可拆掉3、5条嵌搭。反之,出现嵌4条的话,首先应打出6万。因为6万中张的危险性大于老头牌1万,在旁家尚未上手之前舍掉,可避免放铳。一旦叫听叫和时,再打1万,也不致失误。



例9:南、发发,3、5、6、8筒,5、6条,11、3、4万。



这也是5个要素齐备的牌。除单张南风牌外,复合面子的3、8筒,也可视为可舍的单张牌。如果进张南风对或任意一张筒子时,舍牌就应仔细了。当然,首先上筒子牌,即将南风打出,倘若再进筒子,应考虑舍掉4万较为合适,从而保留1、1、3万的复合面子。



不过,从一般玩牌者的习惯来看,不少人宁可拆筒子,说什麽也不原打4万。这种舍近求远的打法,仍属下策。不难看出,这副牌的绿发对容易碰出,决不会留在手头作将用,那麽唯一的将头只有1万了。只要进张筒子,拆舍3、4万搭子就比较合理。诚然,对于5、6条搭子而言,因为纯属中心张子,一旦拆舍出去,极易被旁家吃进,所以不如不舍为妙。



例10:西,5、6筒,2、3、666条,2、3、4、6、7万。



这是极佳的面子牌。无论是起手配牌或是两三手后的面子牌,只要吃牌或上张,都不应留两个搭子去寻求将头。从实战战况看,应毫不犹豫地将刻子6条舍去一张,既能保留将头,又构成了平和。此系上策保和无疑。相反,如果舍不得6条刻子,很可能会坐失良机,这就是牌谱的胜决所在。



例11:南南、西西,88条,3、4筒,1、2、3、4、5万。



此例有3组对子,以要素而言合计6组,故此多余一组要素,在这种情况下,势必要拆舍一组。诚然,两对风牌较易碰出,所以当有人打出其中一张字牌时,不必急于去碰,反而就以该门风对作为拆打对象,以便牵制下家。



对于8条来说,最佳是进张7条,打出8条,形成搭子牌面,使满铺牌构成较好的和平局面。如果牌桌正好遇上南风圈,自己又坐于第三家,那麽两对风子全应碰出,而拆舍3、4筒。倘使两个搭子均先吃牌,就应拆舍8条对子,以两对风子作为双风子作双碰听和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