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麻将 中级麻师的技术


中级麻师的技术(1)——怎样打孤张

一个中级麻师的技术就是要能分析自己的牌和别人的牌,能审时度势,能充分利用牌技进行灵活处置.

以后,便会遇到一个问题,即孤张如何选择?

所谓孤张,就是这张牌与其他任何牌暂时毫无联系,亦无用处。

这里需要说明:选择孤张并非如开局时那样简单,只要按照次序而打;而在打牌的过程中,选择的标准与台上一张牌没有的时候是不同的。

打孤张,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张、熟张。

生张是:还没有人打过的牌。

熟张是:已经有别家打出过的牌。

对待生张、熟张,要记牢下面两句话:

“上熟下不熟”——意思是上家虽然打过了,但不要以为下家也不要。几乎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可能,是上家打过的尖张牌,倘若你也同样打一张,下家是要吃的。这是因为牌的组织是有限的,这一联的牌两家不要,十有八九下家恰要这一张。例如,你在牌竖起不久的时候,对家打一张九筒,上家也打一张九筒,而你自己手里也有一张九筒的孤张,这张九筒大致是下家要的,下家恰有一个六、九筒的搭子等着。原因是,那两家的牌必定没有八筒、七筒之类的牌,而你也没有,从此例来讲,那八筒、七筒很可能在下家。明乎此理,生熟之别,便基本了然于胸了。

“现熟”——意思是现在是熟的,过一会也许有问题。这一点尤其在四家都叫张了的时候最应注意。时常有这样的情况:上家打一张五索,并无人和出,轮到对面一家打牌的时候,虽然也是五索,下家和出了。原因是本来听嵌二索,一摸进四索之后,就要二、五索了。

然而,有的孤张暂时看来没有用,而将来是有用的;甚至于说,孤张中有几张简直是将来要藉之而和出的,因为在牌竖起的时候,有十分之七的牌搭子不够。于是,就出现了所谓兜搭的问题。

所谓兜搭,就是:

(一)一张孤张再加上摸进一张相联的牌,而成一搭;例如有四万,来二、三、四、五、六万中之任何一张,即成一搭。

(二)把原有的一搭化成两搭,例如有三、三、四万,再来一张一万;又如有四、五、六筒,再来一张二或三、四、五、六、七、八筒等均是;甚至有三张九筒,来一张七筒或八筒,都立时可以变成两搭。

打熟的孤张是取守势,留容易兜搭的孤张是取功势,麻将技巧的复杂处就是在这一点上——上乘的麻将技巧需要攻守兼备。

所以,你得随时看台面上的牌,同时顾到自己的上张牌;但是最要紧的一点是,你必需先要决定这副牌是预备求和的。而求和又有直接求和与间接求和这两种策略。前一种是不顾人家,只顾自己的直接求和;后一种则是暂取守势,再取攻势的间接求和。采取攻势时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发、白的早打迟打问题。

有的人主张迟打,甚至于不打。理由是:人家一碰,便加一番,危险太大。有的则主张一竖起就打,理由是留其他张子容易兜搭。

两种看法都有相当的道理,但均有一定的片面性。

中、发、白固然可使和出之数加倍计算,但它们不易成搭(因为仅有三张牌)。因此,关键是应该研究中、发、白该在什么时候打出。

从原则上来说,不应留中、发、白的孤张而拆搭;但在某种情形下,例如此类牌打出危险性太大,也可拆搭。

中、发、白应在东、南、西、北之后打出;这是谁都没有疑问的。那么,是在幺、九之前打呢,还是在幺、九之后打呢?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

除了这副牌有留幺、九的必要时(如幺、九之旁有间接相连之牌,或此种幺、九为下家十九要吃之牌等),方先打中、发、白后打幺、九;否则应先打幺、九,后打中、发、白。

在中心张子以前打呢,还是以后打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则与前者相反。即原则上先打中、发、白,后打二、三、四、五、六、七、八;因为不论在孤张多的时候需要求搭,还是恐怕下家进张,都是先打为便宜。中、发、白留着迟打,等于多给人家碰出的机会。

然而打中、发、白最要紧的是要看自己的牌是否能和,如大有可和的机会,就不宜多留中、发、白;否则以少闯祸为是,待人家打过后再打。

人家打了一张中风,你有中风,应立刻跟出,切忌留一圈再打,情愿留着见过二三张的南风后打;因为这与已无益,白白与人一个上好的机会。

总汇上述,打孤张的主要诀窍是:

(一)考虑全副牌的攻守策略。

(二)凡是有番的张子应随熟张而立即打出。

(三)勿固执打幺、九先于尖张的习惯。

(四)同时考虑到下家的进张和自己的兜搭张子。

这里附带地指出三点:

(一)在兜搭的时候所留的孤张,不但要容易成搭,而且应是上家不要的牌(譬如已经知道上家在做索子一色,你留一张五索兜搭是不对的)。

(二)缺少搭子与缺少对子时,前者可留熟张,后者必须留生张。

(三)在搭子已经整齐的时候,不妨先打生张,而留熟张(尤其是决无人要的三见面的硬张——如中、发、白之类),免得在你听张的时候打出那张生张,人家比崐你先和了。

不要以为孤张是随便可以打的,须知麻将的精妙处是对任何一张牌的选择。对任何一张牌处理的先后,都与全局有关。有的人在开始的时候,因孤张较多,往往随便乱打,结果造成将来的败局。


中级麻师的技术(2)——如何拆搭子

进打出之后,时常会发现搭子有多,在这时候,便会发生究竟拆哪一个搭子的问题。而拆搭的优劣与和出的可能性关系甚大。

十三张牌可有六个搭子(每两张成一搭),多余的一张也有用处,如一对六筒加一张五筒,或二、四、六万与三万在一起,都可以使十三张牌有无从打起之感。

一般来说,拆搭子可依下列的次序而分先后(这里说的是一般原则,随时可根据实际情况加以更改;完全以本人的牌不吃亏为准,毫未计及生熟张及上下家的牌崐);

(一)如有相同进张的搭子应拆一搭。

如九、八万及五、六万在一起,应先打九万。如遇五万或八万进张,可造成一对及一搭,倘若全副虽多搭而少对,也应考虑及此(如先打八万,则仅有九万可兜对,五万来即损失一搭或一对)。

如九、八、六、四万,毫无疑问应打九万。

(二)拆边张搭子。即应先打幺、九,后打二、八,如抓进三、七,尚可留住。

(三)拆对应在拆嵌档搭子之前。

嵌档搭子,尤其是嵌二嵌八,是上好的搭子,比对子来得好;嵌档可以有四张牌进张,对子则仅两张牌,此理甚为明显。但对子仅一对时,或虽有两对,但一对为番头牌,如中、发、白之类,则应先拆嵌档搭子。前者留之做麻将,后者则防中、发、白来碰。

先拆对后拆嵌档搭子的另一理由,是使下家不容易上张,打下去的两张牌是一样的,当然“胃口”较弱,而拆嵌档搭子则此张不吃,下张便可能被吃进(注意,幺、九对子亦同此理)。

(四)拆两头搭子时,先后应为三、六与四、七,再二、五、八,然后一、四及六、九。

如发现所有搭子均为上好的两头搭子,则与边张有关者最劣(如三、六,四、七),与幺、九有关者为最好(如一、四,六、九),此理甚明,不必细讲。

(五)如有附带搭子,则先拆单独的搭子。

当十三张牌张张有用的时候,应先拆单独的搭子,如五搭之外,有二、四、六万,则应拆五搭中的嵌档搭子,方不致吃亏。因为事实上,只需要五搭即可和出,而原来已多一搭,如打二万或六万,将要吃进其他搭子时必需又拆一搭,那时候将又有一张牌完全无用。所以,不如预先拆去一边张搭子或嵌档搭子一对,这样便不致于在第二个机会上有一张牌无用,况且可进张之牌数,在打一张多余的牌时也不崐吃亏。

在拆单独的搭子时,同时应考虑钉下家的张,不给下家有吃牌的机会。

上面讲了拆搭子的原则,现在再讲拆搭子的条件或情形:

(一)可进的张子有几张?

即使是二、五、八万的三上张搭子,有时也许不及边七筒的搭子,因为事实上可有下面的情形:八万上家一碰,五万自己可以暗杠,而二万下家一碰,七筒则见一,同时六筒庄家明杠。也就是说,二、五、八万仅有两张牌的希望,而边七筒倒有三张牌。在这种时候,就应拆二、五、八万的搭子,而留边七筒搭子。

(二)留哪一个搭容易进张?

譬如有两个嵌档搭子,一个是嵌四万,一个是嵌四索,同时见一。这里你便要想到另一个方面,就是上家如是在做索子一色,你的嵌四索就难有希望上张,应拆嵌四索,而留嵌四万。如果上家并非索子一色,而打过三、五万,那就应该留嵌四崐万的搭子。

(三)拆哪一个搭子才不致于便宜别家?

我们所以把这个条件放在最后,理由是假定你拆搭子的时候比别人早,这一副牌是应该取攻势的。那末,这个问题便可在最后考虑了。否则,倘若下家比你搭子还拆得早,你就应该先考虑这个问题,然后才考虑上面的两个问题。

在考虑这个问题时,假使下家做索子一色,你千万不可冒险拆索子的搭子,因为你所拆的,十九恰是下家所千等万等等不到的两张牌。

在一般的情况下,你可以从下家所打出的牌中找到线索,而后才开始拆搭,务求所打出去的两张牌下家都不要。最低限度,两张中的一张是钉张子——十拿九稳是下家不要的。

在牌面上有对对和的嫌疑时,就不宜先拆边搭,因为幺、九是最容易碰出的张子。

拆搭子的考虑是否至此为止了呢?

不。

以上所讲的拆搭子的原则和条件,不过是分析利害关系,而最要紧的一点还没有谈,那就是形势。

打麻将正和作战一样,知己知彼,方是上策,所以得看清形势。最显着的形势是时间。

时间早的时候(就是牌竖起不久,大家才打了三四循的样子),幺、九搭子是上好的,因为幺、九在这时候大家都要打出来;时间迟的时候(那就是已过十二循以上之后),幺、九搭子就未必好了——倘若是已见多张,那便所余无几,倘若仍未见面,那便是人家有对或有坎,决非容易进张的搭子。牌脚愈长,搭子便愈熟愈好,尖张不尖张可不必顾及,人家肯打不肯打,是首先需要猜测的问题了。

不要把希望寄托于自己摸牌,因为四家的机会总比一家要多。任何一个麻将技巧幼稚的人,都不会在牌将抓完的时候打一张没有见过面的生牌(事实上固然有,然而究非常有)。

说到这里,还要作一个说明:拆搭子有时可拆半搭的,如二、四、六万,打二万是打六万;又如两张一筒,一张二筒,打一筒还是打二筒?甚至于是三、五、六万,打三万还是打六万(当然更容易遇到的例子是,一、三、四、五、六、八筒,打一筒还是打八筒;或一、三、四、五、五、六筒,打一筒还是打五筒)?

这种例子差不多都是在牌可听或将听时所常遇到的。

在这种时候,便需要不但观察已见于台面上的牌,还应该猜测到没有看见的牌——在人家手中的和可摸的牌。

究竟哪一个搭子比较容易进张,或者究竟哪一个张子比较容易和出?要做出正确的判断,就需要做综合的考虑。

倘若打这张牌一定有人和出,就不必打,有去无来,不必尝试。

如果打这张牌虽无问题,但所留搭子难以上张,那便要考虑换打另一张牌有无危险。

打另一张牌虽有几分危险性,然而所留的搭子极容易上张,况且那危险性未必是和出;那未,就决计打另一张牌。

同时,还可以做如下考虑:假使有此上张,我便可以打那一张——预先留一个余地,以防可能的变化。

在面面顾到之后,仅衡轻重,估量利害,方拆搭子,这才是求和之道。

要记住:任何一副牌都有可能既控制人家又留出自己的生路,其关键在于自己的设想和筹划周到与否。


中级麻师的技术(3)——怎样打结尾牌

所谓打结尾牌,是指在将听张而尚未听张的时候打牌。

在打牌时,我们时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谈话:“你真糊涂,他碰白板,打八万,当然是听六万或九万的麻将头,你打九万,不是和出么?”

更容易听到的话是:“他听张了,他打出一张五索!”于是认为这打五索的人,不听四、七索,即听三、六索或相近的牌。

这两个推测并不错,虽然未必是绝对准确的。所以,打结尾牌应有相当的技巧。

在未说怎样打结尾牌之前,我们先来研究一下怎样知道人家已经听张了呢?一般来说,下面几种现象是听张的征象:

(一) 三吃落地,所剩的牌仅四张。

(二) 在已经打过很生的张子后,又吃进一张打出一张(这张牌的生熟可不必计较)。

(三) 牌已抓到十个循环左右的时候。

(四) 他所打的牌不加考虑时——已摆出所谓“手已直了”的姿势。

上述四种现象,虽然是人人所知,也是人人力求避免的,然而事实上,为求牌的进张,仍旧不肯蚀搭,而泄漏出所听的张子来的。

我们以为,要对别人是否听张作出正确的判断,应随时注意那个人打牌的习惯,并对全副牌的过程作一个综合的分析,才可以增加判断的准确率。

结尾牌的打法需加以研究的理由之一是:恐怕你可听张的时候,所打出的一张牌,恰是人家要和出的牌。

这种现象是常有的。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均怨自己的运气不佳,其实运气固有,而自己的技巧也是问题;因为在打麻将的时候,应该有时间的感觉——某一张牌在某一时候必有人家会和出,而在早两循的时候,将此牌打出,却并无危险。

所以,在打麻将的时候,随时都要注视全副牌局的发展,在打到七八循的时候,应该检查一下,自己手里将来必须打出的牌(是指在求和的决心下,所必须打出的牌)中,有无人家要和的牌(这当然是极生的生张),若有,就应提前打出,而留一张熟牌在手中,以备听张时打出。

总之,结尾牌的打法,一要防止别人确定你所听张的牌,二要防止别人比你早和。要达到此目的,其关键在于认清牌势的状况。

注意结尾牌的打法,一般都有进攻的用意。如果自己的一副牌没有和出的可能性,那就不必在结尾上多伤脑筋了。

凡是遇到自己牌的进张形势与其他三家中之一家或二家差不多时,要采取攻守兼顾的策略。

譬如:最后所剩的七张牌是:一筒一对,六、七万各一张,二、四、六索各一张,抓进一张七万。这时就应该打七万。这么一来,可以骗上家的八万,而将来听张时不打二索即打六索,均可不给人家有何启示,并且寓有骗人家的意思。

又如:最后所剩的八张牌(应该打出一张时)为:一筒一对,六、七、七万,四、五索,及白板。应打七万而留白板。因为白板迟打早打不致有什么影响,别人有白板一对,早打也是一碰,迟打也是一碰,至于白板打出去,人家和出,也是无可挽回之事(指并无启示可知白板有人要和;如遇别人做一色时,当然又当别论);总之,等到你打白板时,可尽量避免人家比你先和出。

当然,你还得考虑一个问题,这样打法你是否亏蚀得起(打七万而留白板,显然是要蚀去两张七万及两张一筒)?

蚀搭是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可以由另一个问题来解决。那就是:倘若你能看得准,将来的进张十九是那一路,那便根本不会蚀搭了。

譬如:你手中的牌有二、四、五、六、六、七万,可以不打一张万子,则有嵌三万及五、八万的上张,倘若为了要听张,必须打一张万子时,就要考虑先打六万呢,还是先打二万。这时,应该查一查所有的牌,哪一种上张来得多,上家的牌有五、八万的孤张呢,还是有三万的孤张?

这种结尾牌的打法,在做一色牌的时候更有效力。因为你预先留一张筒子或索子在手中,而先打二万或六万,等到听张的时候,却打一张筒子或索子。虽然人家本来疑惑你是在做万子一色,但给你这样颠倒次序一打,就叫人家疑惑了。只要能使人家犹豫不决,你便增加了和出的机会。


中级麻师的技术(4)——控制下家

所谓“钉下家”,就是不让下家吃牌,采取他打什么,我也打什么的办法。或称“顶下家”,“注下家”均是。

钉下家,其实所钉者不仅下家而已,有时是兼顾其他两家的。

对面、上家,相离较远,难以控制;而下家在你胁下,应该设法控制他,使他尽可能没有进张,他也就可少打危险的生张。因此,钉下家也就有了使其他两家延缓进张的效力,所以钉下家是打麻将的基本技术之一。

下家打一张四索,你也打一张四索,固然是钉,可是这种机会并不多。下家打一张四索,你打一张一索,固然可以保他决不致吃进,然而这也未必能钉得牢。

我们所以说:“钉得牢”,而不说“钉到底”,是因为“钉到底”虽然可能,然而一定要自己不预备和出,否则就不可能;每副牌都不求和,决非上策;所以,如能钉得牢便应满足了。

然而要钉得牢,就应掌握两个基本诀窍。

(一)记住下家所打牌的先后次序。

打麻将,要有记牌的本领,这样技巧才能臻于上乘。

有一种所谓“一条龙”的打法,将所打的牌一张张地排在门前,那就可以省却记牌的麻烦;然而这种打法,到现在还不十分普遍。所以,记牢下家的打牌先后还是需要的,当然在此基础上还得加以推测。

这里不说“记牢下家所打的牌”,而说“记牢下家所打的牌的先后”,是因为仅仅记牢所打的牌,未必能做出合理的推测,而记牢其先后,方可使做出的推测有七八成的准确率。

要记牢下家打牌的先后次序,唯一的方法是全神贯注,注意下家牌的进出,同时要掌握下家打牌的习惯和诀窍,这样便可猜测其手中所有的牌。

譬如:下家所打的五张牌的次序是:南,西,一万,九万,二筒。你可钉之牌的范围是:除上述的五张外,还是二万及一筒等,四万有时也可以打。其理由是:他的牌至少有三四张孤张,如有二、五万搭子或二万一对,决不肯先打一万后打二筒。同时,任何万子必较索子来得稳健,因为从五张牌来看,万子搭子最多一搭,而索子可以断言必有搭子,甚至于打一索、九索也较打二、三、四、五、六、七、八万为危险。

(二)预先留一个余地。

你坐在他的上家,比他先打牌,所以时常会遇到你所打的牌就是他所打的牌,觉得无牌可钉。尤其是下家是一个技巧精明者或牌风甚顺的时候,更容易遇到这种情况。这时,你应该来一个“未雨绸缪”。

我们主张:在牌竖起的时候,应有一个统盘的筹划(包括钉下家的计划)。

你不妨在打第一张或第二张的时候,打一张尖张(倘若你手中的牌相当好,而东、南、西、北风之类并不多的话)。

这样做有两种意义:一可以试探下家是否要吃这一类的牌,而吃了这一张之后,打牌的次序就变成他先打你后打了;二可以永远留一张没有用的牌来钉下家(倘若他不吃的话——事实上,十次中有七次下家不会吃的,因为时间太早,他的搭子尚未兜齐,或不想吃,或不能吃)。

这里所谓的尖张,决非二、八,而是三、四、五、六、七,因为三、四、五、六、七,任何一张打过之后,你便有了更大的钉张范围(如打过四万,一万、七万便在可打之列——这固然有时会失算,然而便宜下家的机会必是在一半之下),二、八就根本可视作幺、九,因为下家如在很早的时候打出幺、九,二、八便是相当拿稳的牌了(如迟打幺、九,便应特别留意)。

这里举几个时常遇到的例子:

(一)譬如:下家未曾打过万子,而你手中有三、五、六万三张,依常理而言,这张三万是无用的,然而下家所打的牌既然显示一种可能性——要吃万子,你便应少打万子。在这种时候,应该尽量打其它的牌,切不应该先试一张三万,因为你尚可不打三万,而打六万(倘若抓进一张四万或吃进一张四万),甚至两张都可不打(如抓进一万、三万时,可拆其他的搭子)。这种“扣留”是相当重要的,因为:(1)下家也许在搭子将齐的时候打一张六万,你就可钉一张六万,或他打一张九万,你也可打六万(至少限度较三万为稳,因为下家既多万子,难免没有边三万的搭子(或三万一对);(2)可挽救危险的局面——即拆其他的搭子而留三万(希望抓进一、二万成搭)。

如有一、二、三、四万时亦相同,不应以为一万是大幺,可随便打,在此种情形下(即下家未打万子),一万十九恰是下家所要的牌。

这种猜测,并不限于下家是在做一色;不做一色时,其可能性亦相仿。

衍张(如三、五、六万中之三万)决不应该随便打。这是一般人所忽略的。注意了这一问题,才算做到了“只只打熟张”。

(二)譬如:下家老早就拆边七万的搭子,你便切忌打七万,因为这不是钉,而是送了。当然,在这种情形下,打四万也是不对的。

又如下家老早就拆四、七万搭子,同时没有做一色的嫌疑,便应紧防他要吃一、四万。

因为这类拆搭子的方法是最寻常的。

(三)譬如:下家没有打过筒子,而你手中仅存的七张牌是二万一对,六筒三张,四筒、七筒各一张,抓进一张三万,这时你应该打哪一张?这类情况是常有的。一般人认为,应该先打四筒,以为这样八筒上张可不吃亏;但我们以为可先打七筒。

理由是:决无先打三万或二万之理,因此吃亏太多。自己有三张六筒,打七筒,下家可吃进的机会不多,而且就是吃进了,未必是一张甚合胃口的牌,而四筒必是下家所最合意的牌。

打七筒似乎吃亏一张八筒的进张,甚至于九筒的进张。其实,留四筒可以有二三筒的进张而听张,利害方面相差无几。

换言之,凡遇有自己一坎的时候,就应该先打近边的牌,而后再打人家可吃的机会较多的一张牌。

这个例子,当然是在主要取守势的情况下出现的。牌的组合如此,十九你是应该取守势的。因为,最低限度你要再上一张才听张,而别人所处的情形也大致如此,所以总以守为宜。

(四)譬如:到最后七张时,摸进一张后你的牌有两对和两搭,这时应该打哪一张?

我们已经说过:应先拆对,然后拆搭。问题在于拆哪一对呢?

在这种情形下,拆对的宗旨应该是减少下家可吃的机会。即所拆的对子应该愈近边张愈好,这对牌附近的牌愈多见愈好。例如你有八、九万两对,应该打九万;或有三、四万两对,如一、二万多见,则打三万,五、六万多见,则打四万(如为二筒一对,三索一对,也同此理)。

除了有特殊征象可以断定下家不需要某几张牌外,就应该计算下家吃进的可能性的多寡,来确定你打什么牌,务求下家缺少可吃的机会。

麻将变化无穷,下家打一张中风,你有一对(甚至于有一坎),但可以不碰,而拆对以钉——在某种情形下,这样打牌未必是十分吃亏的。

这类钉下家的办法,遇到下家有和大牌的可能时,颇可施行。

总之,在情势上应该守势的时候,钉下家是要破釜沉舟的;在一般情势下,则应在可能的范围内钉下家;纯取攻势的时候,应先打尖张而留熟张


中级麻师的技术(5)——欺骗上家

钉下家是防守措施,但也应寓攻于守。而骗上家却正好相反。

所谓“骗上家”,就是设法叫上家打你想吃或碰的牌。因为,每一个麻将入局者都有钉下家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为求迅速进张,就要采取对抗措施,也就是采用骗上家的技巧。

骗上家是进攻措施,但上好的骗上家的办法是寓守于攻。

骗上家有一个先决条件,即有需要迅速进张的搭子。倘若没有这个条件,就不必有骗上家的念头。

为使读者容易明白起见,下面用例子加以解释。并在例后讲述骗上家的诀窍。

例一:

在牌竖起的时候,自己的牌已有五搭,甚至于内中有对有搭,只要有进张,便可和出,不必再兜搭了。这种情形当然是合乎取攻势的,你就应该先打与搭子相近的牌,例如:

(一) 有中风一对,打发、白或坐风。这个办法有人认为不对,理由是:你打了“发”,人家也跟着打“发”,反将“中”留下来而不打。这个理由是相当合理的;但是,倘若你有中风一对,同时有发、白而不打,则人家也许亦有中、发、白三张孤张,你不打,他便决计不打;等你打了两张,他便以为无所谓了,跟着把留的一张打出——这是一种看法;或者人家有白板一对及一张中风,你打白板,他一碰后,便打中风——这也是一种很容易出现的可能性,如此说来,双方俱有理由。

我们认为:有中风对而是否打发、白的问题,要视情况而定。倘若你已经连过一庄,当有中风对时,便应先打发、白,以引诱别人打中风,否则人家小心翼翼,便不大肯打。或者是刚和出过混一色的三番之后(不论是任何人和出的),倘若你有中风对,便应该打发或白,以为鼓励。一般人的心理,有中风一对,便不肯打发、白,以为我既有中风,发、白也恐怕会来的;也就是有了一番便想两番。一般人既有这种心理,你就应该有“骗”人家上当的办法。

倘若同入局者的牌气多为不肯打中、发、白,而你自己有对时,便应设法骗他们打出来;需知道,一般的打麻将者都有“急则放”的毛病,在搭子舒齐的时候,已可听张的时候,便忍不住会将中、发、白打出来(因为他的发、白随着你打出了,牌便容易上张)。

这类例子,在做庄的时候,曾连庄一次,有东风一对时,必应先打中、发、白,是经常可见的。

(二) 索子的搭子多时应先打索子的孤张,这样会使人家有一个印象——“你不要索子”。所以,上家在熟张打完之后,便先打索子,从而落入你的圈套。筒、万亦相仿。

需记牢这是在牌竖起的时候骗人家的方法和诀窍,随后你就应该采用下列的例子中提供的办法。

例二:

在牌的轮廓已形成时,你应该稍为蚀搭而打。

所谓牌的轮廓已形成,是指一副牌的最后和出的方法已经决定了。例如一副平和,再一吃进便可听张的时候。或者是一副一色,搭子已齐的时候。

所谓蚀搭,是指一种牌的组合是由三张以上的牌所组成的,打去一张,使进张的范围缩少。例如有五、六、六万,打六万当然少去两张六万的进张,然而为骗上家起见,完成平和的计划,不妨先打六万,而留一张毫无用处的孤张;因为这样可使上家打出六万旁边的牌,也许是一张四万或七万,因为你打六万时显然尚未听张,他便不必多留四、七万了。

这种办法时常见效,尤其是牌的轮廓早已完成的时候。在做一色时,也很有效验。需记牢:为求多一二张进张,时常会把时机错过,造成听张太迟,或来不及和出了。

例三:

故意做出某种姿态,以造成上家的错觉。比如你明明只要万子,但上家打一张三筒。你却故意把手中的牌排一排,做出想吃进三筒的模样。

这种做法是合法的,倘若不是虚虚实实,便决难引诱上家上当。我们以为,打牌时的神情做作不宜过分,最适宜的方法是动作镇静,上家打一张你要吃的牌时,不妨慢一些将牌吃进,以防人家碰去;因为你若一动又被人碰去,你需要的牌便被人家扣住了。

例四:

凡是边张搭子已成为上好的搭子时,切忌打幺、九。

边张搭子在牌竖起的时候是最劣的搭子,但在打牌的过程中,有时却会变为最上乘的搭子。比如你有边七万的搭子,后来有人把六万一碰,那边七万便成了好搭,极容易进张,在这种情形下,倘若抓进一张六万(习惯上,一般的人多打九万),你应该打六万,而且要毫不迟疑地打。理由是六万为现熟张,更重要的是使上家认为,你必不要七万。

有人也许要反对,因为留六万可使该搭变为嵌七万搭子,如有五万进张,则成四、七万搭子了。这种看法是迷信自摸,因为你先打九万,再换出八万时,人家不但不打七万,连四万亦视为禁牌了。

上面已经举过不少的例子,骗上家,事实上,也是骗其他三家,在听张的时候更为明显。这一点是随时要想到的。

然而最要紧的一点是:骗上家时要寓守于攻。换一句话说,不能只顾自己的进张,而忽略了其他三家的牌。倘若只求骗上家,而让人家比你先听张,这便是愚蠢的行为。

所以,骗上家的实施是有限制的。读者不要因读了这一节,就不论在任何情形下,都以骗上家为策略,这样便未有不败的;因为,你自己时常蚀搭,而人家迅速上张,岂非自讨苦吃。

要明白:骗上家是一种含有冒险性的行为,在实施之前一定要考虑到全副牌(指四家)的形势,是否是自己的牌居于攻势,尤其应该注意的是下家的牌是否散漫。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值得讨论——那就是在听张的时候,抓进一张牌与所听之张有关,是否应该换一张打。

对这个问题先初步解释一下:

凡所抓进的牌并不能使听张的牌数增加或改善,可不必换,以愈打得快愈好。

凡所改换的张子与打出的牌不相关连,比如本来听二、五万,换一张后改听一、四筒,则可视情形而更换。

这些是简单的,困难的情形则如下列两例:

(一)本来听二、五筒,抓进一张七筒(或任何其他进张),可听二、五、八筒,是否应换一张四筒打出去?

(二)一副清一色,已两搭吃出,情况相当暴露,听嵌八筒,抓进一张六筒,应否改打九筒?

或类似这一类的情形,如本来听五筒对碰,抓进一张六筒,应否改换等(这当然指情势严重者而言,别人不甚注意的牌,当然改换)。

我们以为应付这种情形最妥当的办法是“未雨绸缪”。就是做到心中有数,将可能改动的那张牌预先放在手边,一抓进心中所料到的进张时,很自然地把手边的牌打出,使人家不起疑心。这样一来,可使进张完全不吃亏,而人家未必即对此牌的左右牌起疑,而下“戒严令”。

倘若牌面的情形已经相当吃紧,那就以即打来牌为宜,情愿吃亏,而不愿使人家确定你所听之张;因为一经被人确定,是万无“生”理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