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麻将 如何做一色牌③做一色应注意之点

在前一节里已说明了,“希望越大,吃亏越大”的道理,因此在做一色的时候,不论是做哪一种的,最重要的是避免人家注目。然而,做一色要绝对叫人家不知道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天造地设的,老早就听张的,否则,应该尽可能地使人家产生疑惑;他究竟是否在做一色?

只要人家有了这样的念头,在某种状态之下,为求自己一副牌的和出,便会打比较熟张的牌,尽管那就是你所做一色的那种牌。这样,做一色才会有和的机会。

(一)在牌竖起的时候,应该估量自己的牌是否有做一色的条件,倘若有八张一色的牌,同时其他牌无上好的搭子,则可一试。这个条件,在专想做一色的人们看来,未免苛刻,但我们以为,做一色若无这样的条件是太吃亏了。所谓太吃亏,是吃亏到不能弥补的地步了,做等于白做,想和是和不出的。

要明白,做一色的进张范围是有限的,而打出的张子又非常广泛,大都予人以便利,若非上张方面不甚吃亏,做了不如不做。

能有八张是一色,假定它们四搭,这样便有听张的可能;如没有四搭,至少限度也要有三搭,则所需者仅一搭,求之尚易,否则徒劳无益,等到你的搭子兜齐时,人家已听张了。你怎样还来得及和出呢?

另外,在做一色时,叫人家不觉察你在做一色是很困难的,然而在最初打牌的时候,还是可以做到的,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熟张。譬如,人家打了两张二筒,你不妨乘机拆一筒对,或嵌二筒搭子;假定你是做混一色,人家打了两张东风,你也毋需留东风求对,甚至于人家打了一张,倘若你手里的牌并不需要对子的话,也应该跟出。因为这样一来,方可叫人家不甚注意。

(二)在中途做一色最怕人家看着(当然,更怕的是有聪敏人准备放和),所以要在可能范围内,遮掩人家的耳目;在可能范围内,克住别人的上张。

现将这两种可能性作一些解释。

警告:做万子一色,不妨打一二张无关紧要的万子或东、南、西、北、中、发、白等牌,以扰乱人家的注意力。如有四、二、一这三张万子,搭子已经够了,而五万已碰出,不妨打四万,而留一万,因为在这样迟的时候打一万,一定引起人家的疑心,同时来五万的可能甚少,不如故意打得漂亮一些,也许上家会因之打三万下来,使你进张。又如对子已够,所差的是搭子,也不妨先打没有见面的中、发、白,而留刚拆过半搭的筒子或索子。使人家认为你没有做一色的决心,并不被认为是拆搭子,只不过是换一张牌而已(譬如:你拆四、六筒,先打六筒,后打四筒,别人可认为你原有二、四、六三张,抓进一张三筒,才打六筒,再抓一张一筒或四筒,而再打四筒。这种猜测虽然只可以瞒过一时,待牌打得多了,会现出原形,然而能瞒过一时,已经是成功的了)。

上述种种是在可能范围内遮掩别人耳目的方法。

所谓克住人家的上张,就是你虽然在做万子一色,但同时也得顾虑到下家或其他两家的牌。做一色的牌一定是比较迟一些和出,所以,必须要人家也陪着你迟一些听张,否则你便来不及了。

这在可能范围内要顾到以下几点;

(一)不让人家早进张。如明知道下家要吃三筒,你虽然已经预备拆嵌二筒的搭子,但不妨先打一筒,甚至于在未听张以前不打三筒,因为你延迟打出,会使他的牌发生变化,也许他拆去了三筒对子或要三筒的搭子,然而无论如何,你克住了三筒,终是对他不利的。

(二)不可固留人家可能要和的张子。你明知道这一张若再留下去,会是人家听张的牌,就要及时打出,否则,现在留着不打,等到听张时打出,恰使人家和出。

不让人家先吃进或上张,大多是对下家而言;怕人家因此牌而和出,那是对三家而言。所以,做一色的时候,便要更进一步分析别人手中的牌,要加倍仔细地认清全副牌的局面。倘若是有去无来,你便得要根本放弃做一色的念头。

(三)在进入决战的关键阶段,倘若你尚未听张,应该先打万子(假定是做万子一色),后打筒、索。当然所打的这张万子是衍张,没有多大用处(所谓没有多大用处者是指无直接用处,或有直接用处但上张的机会甚少)。这样打的用意当然是为遮人耳目,使人家摸不透你的牌究竟如何。

更要紧的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你得要少吃少碰。譬如做万子清一色,你已两吃落地,手中尚有七张万子,上家打下一张牌来,可以吃而听,这时应该情愿不吃而抓,要抱“情愿末一张牌让人家打来给我和,不愿吃第三搭”的态度,因为三吃之后,必然引起另外三家的警惕,在这种情形下,当然没有人肯打给你让你和出了崐。

这是指清一色而言,混一色就不必如此严格了。

倘若你已经听张了,切忌再动。譬如,你有二万一对,四、五、六、七、九万各一张,听嵌八万,上家打一张三万,你可以吃三、六万,打九万,听五、八万,在你已经两吃之后,不论是清一色或混一色,情愿牺牲少听一张,而不吃。倘若你自己抓进一张三万,则可换九万出去。其理由是:第一,吃三万,打九万,不但明明白白地告诉人家你是一副一色牌,而且告诉是听八万的张。因为你最后一张牌打出去是九万(这一类大幺牌早应该打,留而不打必非好意),打九万听张,不外八万、六万、七万等张子,而八万为最可能,人家一定克住八万而不打。第二,使自己的牌暴露于人,不但于已有损,而且予人以利。

倘若你的牌虽已听张,然而不佳,你想换听张,那未,应该预备好一张要打出的牌放在手指间,心中早已预料到什么牌会上张,什么牌上张就改变听张,能如此,则人家一打,你也很早就把手中的牌打出,人家的疑心也就减低了。

总之,做一色的时候,最要紧的是你本人的态度,你得镇定如常,切莫心慌,打牌时切忌拖泥带水,以免使人产生疑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