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麻将 麻将进阶技术

中华麻将竞技,历史悠久,远远流长。相传麻将系郑和下西洋时发明,由于长期在海洋上航行,船上的人都很无聊,郑和便想出此种玩耍方法,借以缓解船员们的苦闷。

筒(饼)子代表当时的铜钱,一饼便是一个铜板,是当时货币的最小单位。条(索)子代表铜钱以上的单位,大致是“贯”或“串”的意思。万字代表最高货币单位,即万贯的意思。东西南北风代表方向和方位。箭牌中发白代表平安吉祥。而花牌是替代牌,即所谓的听用,花样很多,如财神等,据说是后来添加的,郑和原发明并没有此序列。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麻将被作为是一种较为低级的赌博工具。因此,人们往往感到或想到的就是赌博,而很少想到它的技巧性、灵活性、应变性。更很少有人认识到,麻将作为一种运动,它对人的大脑的锻炼作用,以及性情磨练作用。要达到麻将的正面效应,降低负面恶性,必须提高麻将技巧,使自己成为一个好牌手,高手、甚至跻身超一流之列。



身心意志修炼

1、修炼身心

玩麻将必须要有非常好的心理素质和心理承受能力,这里所讲的心理素质,不仅是指对胜负输赢有个平常心,还包括无小人心和无整人之心。如果说,内心世界平常存在着,捞一把、整人之心,对别人钱财、能力忌妒,甚至报复心,均属“心魔”重之列。对于“心魔”较重的人,一般不适合玩麻将,最好不要与麻将沾边。玩麻将时,应重点修炼自己持平时心,不对一付牌,一场竞技的胜负计较。不对大小牌(分值高低)计较。更不能与初学者、牌力弱的人计较或理论。

2、修炼竞技心理

前面讲述的“心魔”是一个人的日常社会生活中的非善意心理。这里说讲的是牌手在麻将竞技过程中的心理。如,1、大多数的牌手都喜欢“碰牌”,而好牌手则普遍认为“碰牌”属于“恶手”。实战中经典的总结是“上碰下自模”。2、成都麻将竞技中,很多的牌手是“见牌就杠”。在实战中,“杠牌”无功的概率约占55%-60%以上,被抢的概率约占10%,杠上炮的概率约占30%,杠上开花概率仅占1%-5%。“杠牌”在错牌效果方面,实质上与碰牌差不多。因此,在杠后下家自模的情况约占30%左右。在重庆、雅安等地麻将竞技中,见杠得分的情形下,只要不被抢,则多多益善。3、成都麻将竞技中,不少牌手害怕点炮或开出生张后被碰下听,扣牌不打,结果常常将对手逼成大牌。4、上桌就打跟张、划船等等消极打法均表现出竞技心理素质差,这点与牌手的文化素质底蕴深度不够,文化教育与修养不够存在直接的关系。

3、修炼观念,让麻将竞技赋予现代意义。

对玩麻将牌,在竞技方面应充加概率分析,逻辑学分析,以及其他智力竞技中的科学原理。对于概率分析主要在三个方面考虑:1、上牌的概率估计;2、可现张的概率分析;3、成功的概率分析。逻辑学主要在两方面体现:1、是培养和锻炼分析其他方手中的牌的:牌型分布,牌的分值以及听张范围。2、清晰自己的竞技思路和出牌线路。应当充分运用你熟悉的其他智力竞技中的科学原理,很多爱好围棋、桥牌的都很清楚和熟悉这些科学原理,如围棋中的“活棋勿连”,在麻将竞技中,“满牌勿杠”,本人曾一场竞技中,遇到两次满牌未杠(明杠)均获得自模。又如大多数桥牌手都知晓“对称原理”,即你手中是好牌,其他方手中也就是好牌。“对称原理”对麻将也适用,只是因为麻将张数较多,成都麻将竞技中是108张,其“对称”出现的情形没有桥牌明显中,但也时常可以观察和体会到。当你拿到一手特好或极差的牌,你要特别小心为妙。对于部颁《竞技麻将》,由于其竞赛规则、分值与番种与成都麻将竞技相差较大,牌的可能性和排列变化太大太多,“对称”的轨迹可能很难查寻,也失去指导分析的意义。

4、修炼其他竞技技巧促进麻将技巧的提高

只有较好的麻将技术,玩起来得心应手,才能体会麻将的乐趣。要提高技术,仅从打麻将中不一定能深入体会得到,并且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对此建议玩友好好修炼其他智力活动的技巧,以提高自己的麻将技巧。当然这些技巧要有一定相同规律,并能够认识理解、掌握和方便运用。



这里向大家推举玩拱猪游戏,一般说来拱猪与麻将实在没有什么联系,不论是玩法,还是玩具都相差较远。但从决定胜负的因素方面讲,你可以充分体会到他们的相同之处。例如,“拱猪”是收羊子、甩猪和红桃。为了不吃猪和红桃,你必须学会和善于腾挪躲避,而麻将是要求躲避放炮。如果说你在拱猪中能灵巧躲避,那么麻将放炮你也可以减少放炮。在拱猪中,如果说你抓一手牌非常大应该说你要考虑收齐,收齐是躲避的最高境界,而在麻将中将放炮的牌留下,最后和放炮之牌,同样是最高境界。这是积极防御,“划船”是消极防御。在成都麻将中,最后要查教,为了避免给三家,消极防御到最后只得主动点炮,别无它途。

基本思路

很多牌手成天埋头打牌,对玩麻将的基本原则没有认真思考过,或者根本没有想过,或者说根本不知道。本人认为玩麻将的基本思路有两个:

一、自己不点炮和防止他方点小炮。

凡懂得围棋、桥牌的都知道,胜利往往不是来自自己,而是源于自己少犯错误,等待对方犯错的过程中。玩麻将是为了和(胡)牌,只有多和牌,少点炮或不点炮,方能获得胜利。成都牌手普遍认为“大牌点小牌不亏”,实际上得分、得高分才是硬道理。因此,要尽量减少点炮。其次,要防止其他方点炮,当你做好一手大牌下听时,不但要防止自己点炮,还要防止他方有意或无意的点小牌。

二、和牌只需一张牌。

成都牌手有一句话“对楚不如卡”。“对楚”是指牌手以两个双张将牌下听,如“五筒五筒”与“二万二万”成都麻将竞技可能是任何牌,听牌为两张,五筒二万。而听卡张(嵌张),和牌仅为一张。“对楚不如卡”的内在含义是在“对楚”情况下,虽然听两张牌,但和牌概率远远高于听两张的对楚”。我们引深这个道理,不难看出两点:1、和牌张数再宽(着者曾在实战中遇到过一次听七张牌的情形。一般情况下,听五张牌的情形出现情形较多,如2223456,听张为1、4、7 3、6五张牌)的一手牌,和牌也只是和一张。2、要具体比较不同听牌牌型的和牌概率,宽听牌的和牌概率不一定比听一张牌的和牌概率高。

三、防止别人和牌。

不论别人点别人,还是别人自摸,对你而言,你都没有收益。你再好的牌,再宽的叫,都因别人和牌而变得无任何意义。因此,在自己下听的基础上,要防止别人和牌。不少的人总是说“要下叫”,所以才碰牌。如果说,不幸对上口诀云“上碰下自摸”,你下叫有何用?此时,碰牌的会说“早晓得就不碰了”,翻译他的话“早晓得他会自摸,老子就不下叫了,你摸不到气死你”。



高级技巧

这里所说“高级”,并不是技法一定高明,而基于最基本的理论和竞技规则的不易被人们所认识和运用的,且有是十分有效,成功率较高的技巧。

一、无用的牌早开,自己暂时需要的同花色牌绝不能开。

在成都麻将竞技的逼缺逼叫(听)的规则中,无用的牌是与自己所留,所碰的牌不同花色牌。如,你作筒条,而万字牌就为无用牌,临时转换的成万字的另作他论,不在此列。无用的牌必须尽早开掉,不可久留,更不能在自己手中停牌。

但重要的是,从点炮概率上讲,四人局时,每人手上共13张牌,如果你不是庄家,连续开同种花色的牌五张,第五张牌的点炮概率已在50-60%。一般情况下,牌型为5-4-4,假设选择4张的一门退牌,而上牌又是无废张,4张退完已下听,你打第五张时必然点炮。如果说,你的上家发牌,下家碰牌,多一次退张机会,你则少一次退张机会,相对而言加快了下听的步法,此时,你退第四张,甚至第三张无用牌时就已处在点炮区内。腾挪技巧:1、“划打”。属低级消极实用技巧,适用于手中只有1-2张无用牌的情况:停牌等待上家退出与手中同样的牌“跟出”;或者等待需要牌一方退出同样的牌,实为积极性“划船”。2、转换。中级积极实用技巧,适用于发现问题或并且无用牌越来越多的情形:打出自己原还需要的牌,也就是下听家不需要的牌,留下原无用的牌,此时下听的速度多半变慢,需要有耐心。3、“划船”。消极防御技巧,适用于已下听,但上牌为一炮牌的情形:下听牌的牌型一般为:[搭子2(顺子)-3-3] [将-搭子(或刻子)]或者[3-3-3] [搭子4(或者搭子/刻 单钓)],此时,你的牌已无法转换,或者说桌上牌已无多少,只好“划船”等待听家换叫(听)退牌或者他方点炮。

对于自己需要的牌,一般不要轻打,成都有“边打边退必然是清对”口诀。意思两层,一是打自己还需要的同花色牌,必然是多张、手中一定是好牌。二是,除大牌多张外,不应轻易打自己需要的牌。实战:四人局中,由该付牌的庄家(笔者对家)开牌,上家模牌后发出一张六条,并称已下叫。着者分析,上家极有可能天缺一门,从发六条看,可能是缺筒子牌,手中是条万下叫。当时笔者手中只一、三、三万三张万字牌,为了防止点炮于是果断退筒子牌。当转至对家时,退出三万,立即碰上,继续退筒。数圈后摸上一张“二万”,一看牌池中已有三张,手中是一个绝张“二万”,此时绝张“三万”未显,如果退“二万”必然退“一万”,情况不明无法退,而手中筒子已退完,由于上家声称已下叫,其他三家均不敢轻易或随意退牌发张,桌面条子牌也不多,笔者只好顺线打出一张九条,平安无事。后又上一张五条下叫,和边三万,牌行至牌墙上大约剩下五、六张牌时,下家手中持一对“一万”,一张“三万”未听,只好打“三万”点炮,笔者和一个带归牌。而上家从退第一张到剩下五、六张牌,一直未换牌,摊牌看时,是和“一万”的暗七对(当天规则中的最高分四个计算单位,而笔者的牌是两个计算单位)。不少牌手,尤其是爱碰牌的,往往碰什么打什么,如碰二万打一万,碰七条打八条等,既是坏习惯,也有“浪费资源”之嫌。此实战证明一点,自己需要的牌绝不能轻易打。



二、上牌、和牌张的概率估计

对和牌张的估计,对第一位牌手来讲,永远是一个新课题。由于手中牌为13张,近似于一个13位数,而花色有三种,每种九个数,每个数四张,因此,其排列组合数是十分大的,概率的估计也变得十分难。对于部标《竞技麻将》中,1、分值24分的《七星不靠》、分值12分的《全不靠》的和牌规则是:没有相同的牌,序数牌的花色序数不能相同,即条147、万258、筒369,这几乎是“全组合”,其排列组合数较大。2、如果没有满8分,不能和。此时有很多牌不能留,留下也无法多出分值来,因此上牌的概率变得十分小。3、对于一般的牌,如由4副顺子(成都麻将称:搭子)及序数牌组成的“平和”牌,其上牌、和牌的概率就十分容易估计。

对于成都麻将竞技中的概率估计:

(一)、经常出现的牌型的上牌、和牌概率:

一般牌的上牌、和牌概率是十分容易估计的。在比赛中经常出现的一般牌型:

牌型一、花色a[3-3-3] 花色b[4]牌型二、花色a[3-5] 花色b[3 2]

牌型三、花色a[3-4] 花色b[3 3]牌型四、花色a[3-2-2] 花色b[3 3]

牌型五、花色a[3-3-3] 花色b[2-2]牌型六、花色a[3-3-3] 花色b[3-1]



牌型一,听牌在花色b的四张中听两张,听牌与前面另一花色无关。牌型二则花色a[3-5]中的五张牌中,听牌张数为1or2or3张。例如:五张牌是46789和牌为一张嵌5,五张牌是56789和4、7两张;五张牌是45678和3、6、9三张。牌型三与牌型一相同,只是换了花色而已。牌型四与牌型五一样均是和两张的“对楚”牌(成都人称:农民叫。需要注意的是:“2”不一定是对子,可能是和嵌张),最后,也可能是经常出现的单钓牌。

小结:1、分析概率只考虑与听牌有关的牌,缩小分析范围;

2、一般型中听三张牌的和牌概率最大,平均上牌时,和牌概率为70%;

3、听三张牌的实用概率最大,平均上牌时,和牌概率为37%;

4、单钓的最大理论概率为33%,平均上牌时的和牌概率为0;

5、边张、嵌张的和牌概率与单钓差不多。



(二)、特殊牌型的概率:

1、和嵌张:

很多牌手喜欢和嵌张,美其名曰“对楚不如一卡”。成都人把两个对子听称之为“对楚叫”,又戏称之为“农民叫”,充分表明:“对楚叫”不好。这种说法为大多数牌手接受认可,其原因是“对楚叫”和牌机会小。究其原因:1、两个对子牌花色加起来只有八张牌,你自己手上已占四张,和牌概率小;“对楚”虽然看似和两张牌,从和牌张数上只比单钓、嵌张多一张牌。2、嵌张的出现受到边张的影响,如和5筒,如果桌面上已碰下4筒、6筒,5筒一般在手中就呆不住了。甚至碰(杠)3、7筒都可能加速5筒往外栽。

对于分析牌能力弱的牌手,最好先选择“对楚”下听,适当时候转换。

2、单钓:

单钓,从理论上和感觉上,和牌概率为最低。概率角度上,单钓的最大和牌概率为24.75%。从平均理论上讲,最小概率为0,即成都人称的“理论叫”(意思是说,你的牌已下听,但永远不可能和,戏称“死叫”)。

但又很大一部分牌手,不和宽叫,而下窄叫,去单钓、和嵌张。这是高手们根据桌面现张、各家出牌情况、牌手出牌习惯和线路、跌出的可能性和自摸的可能性进行分析推测,认定某张牌跌出来是绝对的,跌出来的时间是相对的,此时概率称之为:现张概率,已达到100%。排除某个牌手判断该张牌点炮概率为100%而不打的情形。因此,他们必然要这样做。结论,下听不论宽窄必须根据实点情况而定,否则要出现“我五个叫都割不赢他一叫,运气太孬。”,实际上此时,五个叫的和牌现张概率极低,甚至为0,而相对说别人单钓的现张概率就“无穷大”,这不能以运气而论。



3、开杠:

在前面已阐述开杠的概率。“杠牌”无功的概率约占55%-60%以上,被抢的概率约占10%,杠上炮的概率约占30%,杠上开花概率仅占0%-5%。在一次三个小时的四人局成都麻将竞技中,共开杠14次,被抢杠的2次,杠和与杠上炮均无。杠来下听达到5次。

竞技中的恶手

围棋中有“恶手”之说,主要是指无道理,用强,造成我弱敌强逆转的坏着。本主笔借用围棋的“恶手”来描述麻将竞技中的打法。

1、碰牌之恶。先让我们看一下一局实战,下班到公交车站乘车,在等车的一会看到路边的一副三人局,甲下家碰九万、七筒和六万杠,而上家未碰牌,不要筒。桌上牌七筒绝张未现、七条八条九条均未现张、有六条两张。甲手中牌为条999876444—万3344,已下听三四万“对楚”,只是由于三家自模局(有归可点和)小番不能和牌(相当于部标只有7番,点炮和不下来,而自摸加一番。)。此时甲摸上一张七条,思考再三甲还是打了七条。行至上家打出一张三万,甲碰退六万,甲的想法很清楚:a、由于规则三万和不下来,只好碰打出六条,转过去准备再摸回六万;b、如果有人打出九条就有归自然可和下来。两圈后摸到绝张七筒,打出点了下家的双归满牌。甲方错误在于:1、下听一个小番牌三家根本无法和,七条来应该退六条,向对子和或者暗七对转换,退七条实属犯“和牌意识太强”的低级错误。2、引起点炮的根本错误,是碰三万,如果不碰就不会摸到七筒,而下家也不会模到,不会形成下家自模。四家不要轻易碰牌,三家就更不能轻易碰。只有一种特例,如果说碰三万再和三万还勉强说得过去。

结论:碰牌是恶手之首。



2、杠牌不分时机。

在成都麻将的顺杠规则中,可以说,没有哪个牌手能够抵挡杠牌可能产生杠上开花的诱惑。对于错张问题,杠牌与碰牌一样,绝大多数情形下,杠牌必然会错张,除上家打出牌,下家开杠的唯情形之外。两者差别在于:杠牌不会少摸牌,而碰牌必然少摸一张。

大凡思考过的牌手都知道,正上牌时不能错牌,牌不好时需要错牌,错牌相当时牌手换了坐位。因此,杠牌与碰牌都必须选择时机。对于杠牌条件,应是:a、已下听并宽听为佳;b、多摸一张下听;c、手中出现多张重复张;杠牌时机:一般情形下,只要杠打废张不点炮就行。绝好牌最好不要杠,此时杠,必然降低自摸的概率。理由非常简单,当你感觉到或推测此牌自摸可能性极大时,错牌后的效果必然与前面的感觉、认定相反。

在成都麻将竞技(封顶局)中,本人曾一场竞技中,遇到两次满牌未杠(明杠)当作废张打出,尔后均获得自模。杠牌一定要充分把握时机,否则是浪费资源。

杠牌恶手实例

在另一场中,着者上家已碰三次筒子,手中还握有一饼刻和五筒单张,已是清对(满牌)下听。此时,着者手中万字牌为8867555,条777333小牌下听,摸上张一饼,记得考虑到上家是输家点他一个大牌,起了侧隐之心,胆一横就开出这张“生张”。上家考虑再三开杠,杠得一个闭张打掉无事,着者摸一张“6万”,只好打“7万”,下对子和,结果下家开杠“七万”,杠一“八万”。此时,七万已开杠,八万无用只好打出,结果杠上炮点满牌。一切都是一饼杠所致,不杠,摸不到“六万”,“七万”不出,下家也不可能摸(或杠到“八万”),着者能否和牌是个未知,但和对子杠上炮满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结论:“满牌勿杠”(是着者自创口诀)。



又一次实战中,着者做“万筒”,牌行至快结束时手中有两张四筒一张二筒,其它牌已合好,该牌必须要上1234筒才可下听。下家有杠在桌面,估计是听万;对家筒万队子胡,桌面已放四刻单钓,估计也是万和筒,当时分析万字基本已绝,对家听2与4筒可能性极大,因为当时对家碰了高张8筒和低张1筒,桌面3筒已打完,24筒均未现张。而上家牌为条筒,桌上已碰5筒和两条刻,其中5条与5筒已归,且上家连续打出两个三筒,当时估计:1、如果说该圈上家的牌番分最高的话,手中牌必然是2-2对楚,只有这样的牌才能达到“豪华”番单位,否则只有4番单位,如果没有分析错的话,手中一定是2-4筒对。当牌行至对家时,牌墙上只余下五张牌,上家摸到一张6张开杠,无事。但由于开杠后错牌,上家摸到一张2筒,和一副最高番。若不开杠这绝张2筒本应该着者摸下听,这样全有教,荒局。本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就被这个恶手杠给断送了,真让人哭笑不得,无以言对。

杠牌前必须是进行周密的分析,1、能否实现目的;2、能否形成他人得利;3、能否被抢;4、是否杠上炮。其中,第1点中,目的有多种,A、杠上花;B、杠下听;C、加番;D、杠掉或破坏他方牌。最重要的是A。如果说仅仅是C加番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加番只多一番,别人点炮你得2番单位,如果不杠自摸进帐是3番单位。且杠必然引起错牌和他方的高度注意,自己和牌的机会变小。在此战例中,牌墙只剩五张牌,杠花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加番如果大家都有教,加了番“涨工资”又有何用?结果出现了最坏的结局,那是对家根本没有想到的,从牌技和心理上,也不可能想到。

结论:“无牌勿杠”(是着者自创口诀)。



3、乱发张。

发张与碰牌是一对矛盾,不发张哪来的碰牌。要防止错牌,须防止碰牌,要使别人不能碰牌,就不能乱发张。由于麻将有“整人”和“自私”的一面,故不少牌手,再自己不能下听(成都麻将),或者摸到炮牌等其他因素时,往往要发张,其引起的效果:1、搅乱正常上牌次序,2、挑起“群众斗群众”,让两方下听,你们总有一个要点炮。3、主动发牌错张使自己得利。总体上讲,发牌错张第一大坏处就是破坏上牌次序,理论上讲,一般情况下,不应破坏上牌次序,别人先下听先和牌、自摸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因此随意乱发张是恶手也。

发张与碰牌比较,其恶性小利碰牌,发牌实为主动退张,应该说对娱乐有积极地促进作用。且一般牌手对发张的时机把握十分困难,多数是无意识的行动,比如,下听时开出废牌或多张,而对任何牌手而言,碰牌是完全可以控制地,由此可见,碰牌是有意识的行为。



精彩实战

1、不懂得杠牌与碰牌的区别,不懂得杠牌时机(牌经:赌气是与自己过不去、与经济过不去)。

2002春节初四,同学朋友在L先生家聚会,人满为患免不了大战。于是,摆上两桌,一桌小意思但实为“血战”。本人所在一桌打成都人的正规麻将,即四人桌,必缺必须有教。一有胡牌即该盘结束。

本人坐东、X同学坐西、T同学坐北。南方位是一位女士,本盘与该女士无关,故从略。

此盘正值墙上牌所剩下几不多了,西方X同学已摸上的任何牌都不看快打,明眼人已知此君已有“火(即有教)”,且是清条子下教。而本人也是清一色筒子已下教,胡边3筒。由于本局没有“极品番”,故本人与X同学牌值相同。此时X同学摸到一,不要立即打出,北方T同学叫“看一下”,由于本人手中没有四筒,根据“看一下”信息即判断T某手中有“一砍”即三张四筒。

T某打牌胆子大,喜欢碰牌,尤其有不听人劝的“脾气”个性(此“脾气”来源分析,大多数人认为,麻将是“手气”,而不是技术,本人偏不信你就比我高明,“批”得100%准。你说不能碰,我偏要碰。真是应了“死要面子,活受罪”。),本来该坐南的女士摸牌,如果T碰牌,则刚好又该东家模牌,这样X同学自摸清一色的可能性极大,麻经“上碰下自摸”。本人看到这种形势,故提醒T:“可杠不可碰。”此时,T某“长考”后仍碰上,打一熟张,东家自然摸得一张,胡牌,12单位进帐。

摊牌后,本人一看北家T某牌,发现无教,同时也庆幸自己的判断力和洞察力。

西家下[一条]、[四条]、[七条]三张牌的宽教,



分析北家这手牌:

1、无教;

2、必须上[四条]、[八条]、[三筒]中的任一张牌,方可下听。

3、碰牌分析:碰后打任何一张牌均无教。且造成下家多一次摸牌机会,自摸可能性达75%。牌经:上碰下自摸。

4、开杠分析:由于此时牌不多了,应杠一张牌及时下教为“上上计”。况且杠上来的牌是筒条,即使不是听张,对防守东西两家有利,即使上来万字牌,点大炮可能性较小,比点两家清一色少输得多。另外,自己无教,点对门小牌牌局结束,本盘风险也就不存在了,此时有牌经:“点炮当羸钱”。

5、本人思路:根据堂中现张,[八条]上来的可能性较小,[三筒]可能性也不大,况且[三筒]是“灾难张”,杠上来要下听必然打[四条],才可能下[嵌八条]的听,打出去还可能点“杠上炮”,点炮概率达到80%以上,危险极大,因此上张最好是[四条],概率最多5-8%。实际此时正是[四条],且是“精张”,简直是天人和一之际,而此时,T某却未杠,而是碰。牌经:“不是碰牌是碰钱”。

杠上[四条],打多张[二筒]下[八条]教。此时打筒,自己手上有四张[四筒],一对[二筒],东家胡[二、五筒或一、四筒]可能性没有,自己没有筒子高张,必然在此某手中,低张点炮可能性不大,东家胡[二筒]的情形只有三种:1、对处;2、嵌张、3、单钓。概率分别是33%;18%;8%,点炮可能性较小。

本人胡边3筒的清一色。如果下方T

某发出2筒来,本人为防止对家X某自摸清条子,必然会碰,然后发1筒或者再胡2筒。也许会发3筒,多一个九筒教。此时只要不点对门清条子就无所谓,发筒子即使点炮也是小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