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麻将 如何做一色牌①应否做一色

做一色究竟是吃亏的呢,还是便宜的?

提倡做一色的理论是“一劳永逸”,一副清一色和出,就四圈不和也不要紧。

其实,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和一番并不难,而清一色或三番的和出则难极了。和出的可能性不大于百分之三十,所以做清一色是件不合算的事。

做清一色有许许多多的难处,而且要人家不注意你在做一色更是千难万难的事情。不论你打得怎样聪敏,也很难不被人们察觉。

一副牌内中有一张牌被人家克住,就会叫这一副牌无从和出,而一色牌更是被人克住的。一色牌被人家克住而不能和出的次数较任何其他牌都来得多,这是可以断言的。

所以,我们主张少做一色为好。

一般打麻将时常常忽略隐藏着两番的牌,而对于一番的一色牌却十分敏感,因为一色牌是显示易见的,最容易把牌克住。其实,形以一色而其实非一色的牌,和出极易。有人常常故意摆出一副一色的架子,而实际上并非一色,人家在误会之下,甚至会拆搭子给你和出。当然,有做一色的机会也不必放过,它毕竟和头是比较大的。我们认为,多和是打麻将的主要策略,而做一色只能在有机会时偶尔为之。

当一副牌竖起的时候,有十张牌可以做一色的,假定是白板一对,中、东、西各一张,八、九万各一张,二万一对。一定有许多人在一看之下,就想做万子一色,我们以为,这一种牌虽然是可以做万子一色的,然而以不做一色为好,这样更容易进张。此时,第一张牌应该打西风(不论是否做一色),因为西风如在人家打过两张之后才打,一开头就教人家产生疑窦了。第二张牌可打九筒,如六筒左右没有上张,可打六筒,否则便应该放弃做一色的念头——如四索左右进张,也应该作如是观,因为边七万的进张甚难,而白板一碰出即有一番,就早应该急于求和了。

倘若到后来,这副牌进步到:白板碰出,二万碰出,手中尚有三、六万搭子,八、九万各一张,三、四索各一张,一张中风。摸进一张八万,这时应打何牌?

我们以为打中风,而不论任何进张,除非来九万,皆应该听二、五索或三、六万,因为这是最容易和出的。

如果有人打八万,可不碰;若是自己抓进四、五万的对子,则可以碰,因这样可听二、五索。

倘若摸进的一张是中风,我们以为应打九万,以骗人家的六万。中风成对以后,有碰的机会可碰出;倘若抓进一张四万或五万,则可听二、五索了。

当然你还得考虑别家的牌和河里的牌,二、五索还有几张?三、六万还有几张?八、九万熟否?三、四索熟否?假定二、五索已经快没有了,而三、四索又是熟张,你不妨先打九万,后打中风,如中风成对,倒不妨打三、四索,以看人家的变动,当然这必须是四、五万为更生的牌。

做一色的时候能够随机应变,改换打法,说明麻将技巧已臻成熟。即心中先存定一个不做一色的念头,手上不妨有做一色的安排,这就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有人也许要问:“竖起十三张牌都是一色的,做不做一色呢?”这当然可以做,但仍然需按照上述的打法,又应随机应变,不拘泥于做一色。事实上最需注意的倒是听张时间的迟早;一迟就无希望了,除非听的是熟张。

做一色的时候,听绝张没什么问题,但切忌这张绝张别人还可以成顺。例如八万一碰,而听九万麻将头(两张九万已打出),另一张八万已见于河里,则九万虽仅一张,人家抓进时,一定会想:“难道刚刚要这一张九万么?”于是打出九万,这是和出一色的最普通的现象。当然,这种机会不是很多的,因为那未了一张牌,也许在那最后的十四张内。

总之,我们认为:做一色,根本上是吃亏的;如天然酿成,方可一试;但切忌自己为做清一色,而打任何牌,这便会给另一家提供和大牌的机会。

返回列表